ADVERTISEMENT

ADVERTISEMENT

财经分析

|
发布: 8:46pm 13/10/2023

郑丁贤

糖果

2024财案

郑丁贤

糖果

2024财案

即时评论|郑丁贤:缺少糖果 也没有下重药的预算案

团结政府的第二个预算案,并没有带来欣喜,但也不至于制造痛苦。好的方面,在于没有大派,比较谨慎控制开支;不足之处,是缺乏改革,没有突破。

在国家债台高筑,政府收入吃紧的窘境下,安华的确想要量入为出,开源节流。因此在2024年度预算案,减少了部分补贴和奖励,也扩大税收范围,以期增加政府收入。

ADVERTISEMENT

当然,安华的做法相当谨慎,以避免引起民间的不满和反弹。譬如,推行合理化补贴(Subsidy Rationalisation)以取代全面补贴势在必行;不过,安华没有在政府负担最重的汽油补贴方面动刀,而选择在鸡肉鸡蛋,以及电费著手。

从实际作用来看,2022年汽油补贴高达451亿令吉,占了总补贴金额约80%;而政府对鸡肉和鸡蛋的补贴是38亿令吉,减少电费补贴则可以节省46亿令吉。两者相较于汽油,算是小巫见大巫,显见安华政府有些避重就轻,在合理化补贴政策方面,点到即止。

况且,鸡肉和鸡蛋价格已经回稳,行情低于规定顶价,如果没有再次飙涨,就无须劳动政府介入;至于电费,因为只针对高端10%用户,影响不大,且可以鼓励减少不必要的用电。

汽油补贴未更动的另一个原因,在于政府还未设立一套机制,来鉴定和落实合理补贴政策。或许,正如经济部长拉菲兹所说,必须在“主要数据库系统”(PADU)建立之后,才能根据不同家庭的收入和开销状况,决定补贴或否。

政府没有就汽油补贴动刀,人民算是松了一口气,只是,有一好就无两好,政府开支压力依然沉重。长远而言,为了财政健康,政府还是得对汽油补贴方式作出改变。

无论如何,从鸡肉鸡蛋和电流著手,是减少补贴政策的一次尝试,只要政治稳定下来,不受民粹要胁,会是今后趋势。

另一方面,安华也希望通过增加收入,来缓和财政压力。新增加的税收包括针对非上市股票交易的资本利得税,对奢侈品增税,以及扩大服务税至物流、仲介、包销、卡拉ok领域。

令人关注的是服务税从现有的6%调高到8%,但餐饮和电讯获得豁免。服务税调高会造成营商成本增加,继而反映到商品价格,最终转嫁给消费人。是否会加剧通膨压力,有待观察。

无论如何,餐饮和电讯不受影响,而这两个项目是所有家庭的主要开支,缓和了部分压力。

至于令人关注的消费税去向,虽然有财经专家支持,但是,正如预料,政府将之搁下,预算案没有提及。一方面是现今的经济大环境不适于重启,以免激化通膨;另一方面,安华政府也不准备付出政治和选票代价。

2024年度预算案是历来最大数额的预算案,这并不出奇,反映了GDP成长的正常情况。只是,行政开支一如往年扩张,发展开支却减少了,原因在于没有冠病特别拨款,也无须作出1MDB偿债拨款。即使如此,发展开支远远低于行政开支的现象,依旧没有改善。预算案没有宣布大型投资项目,或是重大经济转型计划,反映大马经济难于走出发展困境。

值得肯定的是赤字从2022年度高峰的6%,在2023年度降至5%,而明年度要降至4.3%,依照这个趋势,可以在2025年度降至3.5%的目标。这意味著寅吃卯粮的情况有所改善,国债有望节制。

尽管政府要节流,但是援助金派发有增无减,总额从80亿令吉增加到100亿令吉。援助金的目的是协助贫困阶层缓一时之需,但是,连续派发12年,已成常态,也养成依赖心态,对解决贫穷问题未能真正帮助,倒是成为政府愈来愈重的负担。

接下来,政府如何有效管理财政,减少浪费和贪污,是更大的考验。

打开全文

ADVERTISEMENT

热门新闻

百格视频

ADVERTISEMENT

ADVERTISEMENT